电影的一开始便响起了这首歌,有一种温暖的感觉瞬间蔓延开来。

关于这部电影,我太喜欢刘瑜笔下的这一篇文字。


《Hallo,Stranger》——by 刘瑜

        电影Closer里面,美丽的波特曼小姐出车祸,在马路中间摔倒在地,似乎晕了过去。英俊的裘德洛先生跑过去救她,波特曼小姐躺在地上,突然一回头,非常妖艳地笑着说:Hello,Stranger。 
就那么一瞬间,这个电影性感了起来。 

        爱情里面,最艰巨的部分,莫过于相遇吧。古人说:百年修得bala bala bala,千年修得bala bala bala。茫茫人海,说起来有几十亿,但是真正你生活中接触的,也就百把来人吧。百把来人里面,身高体重长相工作学历性情人品才华年龄婚姻状况又令人中意的,很可能一个也没有。 

        剩下的,那些在大街小巷里起伏的,不过是stranger而已。 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人们寄希望于邂逅,像波特曼小姐和裘德洛先生那样的邂逅。汹涌人海中,他从宇宙的深处走来,她从宇宙的另一个深处走来,上帝得有多么宠爱他们,才能让他们穿越六度空间,在那一个时刻,那一个地点,砰,撞上了,并且说:Hello,stranger。 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电影是电影,生活是生活。电影的好处就是导演可以假扮上帝,把命运像面团那样揉捏,包子,饺子,馄饨,面条,想吃什么就捏什么。比如情景喜剧Will and Grace,Grace怎么遇上前夫的?在中央公园里狂奔摔倒。再比如《西雅图夜未眠》来说,瑞安小姐“恰好”听到广播里汉克斯先生的倾诉……然而现实是怎样呢?生活中你在街上摔倒了,也就是摔倒而以。最好的情形是有一两个人走过来,问你“没事吧”?你尴尬地笑笑,爬起来继续走路。最坏的情形就是你摔成骨折,接下来要为一大堆医院账单而痛苦半年。如果你想赖在地上等到一个帅哥来扶你,估计得等个一时半会儿。就算等到了,如果你猛一回头,非常挑逗地说“Hello,stranger”,估计帅哥也会吓得呼啸而去。 

        邂逅是一个奇迹,让邂逅演绎出一个美丽的故事,是奇迹的平方。对奇迹的平方心存侥幸,可以被称做“hopelessly romantic ”,也可以叫做“花痴”。 

那天走在时代广场的地铁过道里,一个stranger冲我走过来。 

你好。 

你好,不好意思,我认识你吗? 

不认识。 

那么—— 

我叫XX,可以认识你吗? 

这个,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? 

能把你的电话告诉我吗? 

啊,不好意思,我不把电话给陌生人的。 

为什么? 

不为什么,不是我的习惯。 

那好吧,这是我的名片,如果你愿意,请给我打电话吧。 

哦,谢谢。 

        我揣着这个人的名片往前走,心里充满对该先生的敬意。上帝给了每个人一个偶然性的监狱,但是他竟然企图越狱。 

        但我不想越狱。偶然性是残忍的,但偶然性之美在于它的独一无二性。可以无限复制的东西是不美的,可以被无限复制的东西是不珍贵的,可以被无限复制的东西是工业流水线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偶然的美女偶然的年轻并偶然单身着,他偶然的摔倒,偶然的帅哥偶然的经过,“Hello,stranger”,上帝对邂逅如此精妙的配方,和大街上举目四望、四下探照的缘份,怎能相比?虽然,不幸的是,现在的选择题是,守株待兔,or,花痴追兔。也就是,被上帝囚禁,还是被伪上帝羞辱。 

评论(10)
热度(72)
  1. JasminC陌上桑 转载了此音乐
    为什么我只听到了悲伤。
  2. 石头陌上桑 转载了此音乐
    Can't take my eyes off u
©陌上桑 | Powered by LOFTER